观赏夫妇交配其乐融融

我叫阿静,今年三十六岁;我太太叫阿敏,今年三十岁。我们都非常爱好旅游,每年都外出度假,
今年地点是选一个有情趣的小城市——江苏常熟的虞山镇。

其实我们夫妇已经结婚多年,都是很本分、保守的北京城市白领,规规矩矩的,并且已经有了一个
儿子,才七岁。

这次我们一行三人到常熟的时候已经是七月底了,天气非常热,我想找一家住宿条件比较好的宾馆,
但太太不同意。阿敏想住有江南水乡情调的老客栈,我们就在老城区到处转悠,寻找理想的住所。

走到河东街时发现一处依水而建的小楼很合乎理想,可惜是住家,不是客栈。

正当我们指指点点的时候,小楼里走出一位中年女性,问有什幺事情要帮忙吗?

我们说了我们打算找一家老客栈住宿大约十天,但没找到合适的地方。那位太太很热情地邀请我们
住在她们家,说我们每天交五十元包食宿就可以了。我们当然也欣然同意了。

那位太太带我们进了小楼,里面蛮干净、整洁的,全部是木结构的老房子,鞋子都脱在门口,大家
都赤着脚,走起路来楼板有点吱吱呀呀的声音,挺富有情调的,我太太阿敏很喜欢这里。女主人自我介
绍让我们管她叫沈嫂,说她老公沈先生一会儿中午下班就回来,两个女儿放暑假住到上海的娘娘家了,
开学才会回常熟,所以楼上有两间房间现在空着,供我们夫妻和孩子住。

我们上楼去看了看房间,原来楼上有三个房间,都没有房门;正对楼梯的是两间卧室,站在楼梯上
可以看得到卧室里的一切;里面是一间书房,楼梯旁还有一间带太阳能热水器的洗澡间兼卫生间。

沈嫂皮肤黝黑,但看起来很漂亮,身材微微有点发福,她说她已经三十九岁了,沈先生比她小三岁,
和我一样大。因为天气非常炎热,我们把行李放到房间里后提出想先洗个澡,沈嫂就说让我们先用楼下
洗澡间。沈嫂先安排我和阿敏住一间,儿子自己住一间。

我太太阿敏拿好毛巾、浴液、洗发水就下楼淋浴去了,我在楼上收拾东西。

收拾好行李,我就下楼,刚迈下两阶楼梯就发现沈嫂正扒着门缝看我太太阿敏洗澡呢。沈嫂见我看
到了,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她很羡慕阿敏的身材,皮肤又这幺白,因为大家都是女性,所以忍不住
想看看,而且还看到她那柔软的大屁股上纹着一小块很好看的花纹,特别想仔细欣赏一下,请我们原谅。

我说我们不介意的,反正她们都是女性,看见也无所谓;阿敏出来后,也说没有关系的。接着我和
儿子先后去淋浴。阿敏和沈嫂就在楼下的客厅里聊天,还参观了楼下的几间房间,包括沈家夫妇的大卧
室。

不一会儿,沈先生也回家了,沈先生看起来很瘦弱、白净,大约只有一米七零高,将近比我矮一头。
沈家夫妇不像我们夫妻都是细高挑身材。我们彼此寒暄了几句就一起吃中午饭了。我们看的出沈嫂是这
里的一家之主,所有的事都是由沈嫂说了算数。午后沈先生又去上班了,我们一家子也出去游玩了!

晚上回到沈家时,沈家夫妇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晚饭不算丰富、但非常可口。

大家高高兴兴、说说笑笑地吃了饭,饭后再聊了一会儿,沈嫂说我们旅途劳累,就早点上楼洗澡休
息去吧,她们晚上是不上楼的,请我们随意。我们上楼后都洗了澡,不到九点就进了各自的房间,儿子
因为玩得太累了,躺倒就睡着了。我们发现楼下已经关灯了,我们也就只开了一盏台灯,脱掉衣裤上了
床,我和阿敏结婚后我们一直保持着赤身裸体睡觉的习惯,外出也从不例外。

因为旅途比较累,所以阿敏先给我全身按摩,阿敏喜欢玩我的小鸡鸡,而且随时都会抓在手里玩弄,
睡觉时也不例外、照样拎着一根小鸡鸡扯来扯去。突然,阿敏耳尖,轻轻贴着我的耳边告诉我,有人上
楼。我一听果然有蹑手蹑脚慢慢上楼的声响,瞟眼一看,楼梯拐角处隐约有人影在动。

我轻轻地笑着对阿敏说︰「沈嫂大概又要来欣赏老婆的好身材和屁股上的花啦!」

阿敏问我要不要点破,我说反正陌生人看看也没什幺损失,何必要搞的人家很没面子呢,她看她的,
我们该干什幺就干什幺,还挺刺激的。没想到我们还蛮一致地喜欢暴露的呢。

阿敏继续套弄我的鸡鸡,还找出一根小绳子绑在鸡鸡上望上一拎一拎的玩儿,过了一会儿还找出随
行李带来的体温表插在我的鸡鸡孔里测体温,弄得我鸡鸡硬挺着,忍不住就想交配。我一把抱过阿敏的
大白屁屁,把阿敏的小穴贴在脸上,亲吻起来。阿敏的阴部长得很优雅,阴毛黑黑的,上面延伸到小腹
部,是一个标准的倒三角型;往下的大阴唇上的毛稍微稀疏一些,可以看见底下粉红色的唇肉;再往下
是吸引人的嫩穴了,整个洁白的下半身向着门暴露在台灯的灯光下。

我舔了舔她的小穴,已经是湿淋淋的了。阿敏趴在我身上,两腿张开,露出两腿间的阴毛和小穴,
我躺在她的跨下,津津有味地吃着她的淫水,阿敏不一会儿也忍不住发起情来,嘴里发出了哼哼声。我
就势把阿敏放倒在床上,将鸡鸡插入小穴,插拔起来,鸡鸡插拔一会儿就再用嘴舔弄小穴,反反复复地
许多次。……。

阿敏感到特别的刺激,躺着把腿张得大大的,给门外的人看。阴部流出的淫水湿了一大片,阴毛、
屁股门外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突然外面楼梯上一声响,听到有人摔下楼梯,接着就听到沈先生的一声「唉悠」,同时也听得沈嫂
也接着跑下楼梯去扶老公。我们的做爱一下子被打断了,我们开了大灯,慌忙间未穿衣服就跑下了楼梯,
楼下也开了灯,一见面大家更是面红耳赤,原来大家都是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

沈家夫妇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们刚才窥探我们做爱的过程,结果不小心摔倒了,打搅了我们实在抱歉。
我们赶紧说没关系,而且说假如她们不介意可以随时到房间里来观摩,我们不在乎的。

沈嫂说时间不早了,还是明天吧。我们也就各自回房休息。我们两个觉得蛮有意思的,不过再要交
配是提不起兴趣了。就此睡觉,一夜好眠!

因为现在大家心知肚明,所以第二天早晨,沈嫂直接上楼来叫醒了我们,当着沈嫂的面我们穿好了
衣服,沈嫂好像蛮有兴趣观赏我们的裸体的,她自己也不像昨天那样说话拘谨了。沈嫂还告诉我们以后
不用交住宿费了,大家也算是朋友了。五个人一起吃了早点,当着孩子的面也不好说什幺。白天沈家夫
妇照常上班,我们照常游玩不表。

晚上大家又聚到了一起。因为彼此熟了,也就谈得更流畅了。晚上早早地安排孩子上楼洗澡睡觉,
四个大人就在楼下可以畅所欲言了。沈嫂说她们俩昨晚也做爱了,完事儿后就忍不住想看看我们会做些
什幺,于是偷偷上楼来看,正好看个正着。他们一直想知道别的夫妻如何做爱,但总也没有机会,真巧
遇到我们要找住宿,又是带孩子的夫妻、长相也好——比较安全可靠,还些许有机会看看我们的夫妻房
事,有可能一举两得,所以就让我们住下了。

他们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问我们是否见过别人做爱,我们正好有两次这种经历,就讲给他们听了
︰几年前,我与老婆阿敏住平房,当时还没有孩子。三间房的小院里住了两家,另外两间里住着一对夫
妻和他们的孩子。那是一个夏天的晚上,他们家的孩子和爸爸外出了。我们突然想找点刺激,成心把窗
帘留很大一条缝,开着灯一起洗澡。果然一会儿发现女邻居趴在帘缝上偷窥了,我们越洗越觉得刺激,
干脆上床做爱,为邻居表演交配,大约干了一个钟头,注意到女邻居一直没有离开,我们听得到她急促
的呼吸声,而且她似乎也知道我们是故意为她表演的,所以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如果不是熟人,我们
真想请她进来在近旁观看,那样一定感觉更好!所以虽然心照不宣,但总不便点破,后来住进了单元房,
没这样的机会了,还真惋惜。我们其实不太在乎对方的脸蛋,但真的很在乎对方的体态,我们当时为之
表演做爱的女邻居当时也四十出头的年龄,但非常性感,她也不经意间故意让我们看过她更衣(也是晚
上开着灯不拉上窗帘),当时感觉是对我们为她表演做爱的回报,但她老公又胖又丑,所以这也是我们
不愿意为她老公表演的原因,她老公在时我们的窗帘向来严严实实。我们夫妻只对直接近距里做爱表演
感兴趣。

我们在北京丰台半壁店森林公园里,在树林中露天交配过两次(去年的五一和十一长假),那里几
乎看不到人影的,很僻静,我们两个在那里露天交配本来是期望有人偷窥,结果无人路过,不过气氛还
不错,挺有情趣的!

第二次是因为今年五月北京的非典疫情严重,我和太太常常驱车到郊野地区去休假,在人迹少至的
地方休息休息,顺便也可以领略一下野外交配的乐趣。野合的确很刺激,不过我们倒也没有被别人看到
过,至少我们自己没有发现有人偷窥。我们倒也不在乎有人偷窥,反正几年前也已经有过一次为女邻居
表演交配的经历,所以说实在的,我们还真希望有人在旁边观赏呢!

有一天,我们去的是十三陵水库东岸的蟒山山坡林地。我们把车停放好后,去了树林深处,停车场
上由于不是周末,所以只有5、6辆车。我和太太就带着充气垫子一直往里走,忽然听到远处有人的说
话声,就轻轻地走过去看个究竟。

哇!真的没想到运气这幺好,我们竟然看到一幅香艳的景色,一对三十岁左右的俊俏男女正在一块
毛粘上做爱,这也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别的夫妇做爱。可没机会偷窥了,他们也同时发现了我们!真没想
到,那位女士到落落大方地先向我们打了个招呼,告诉我们如果有兴趣,可以坐在他们旁边观赏他们交
配。没想到他们这幺热情,居然光溜溜地把东西收拾整齐了,专门为我们起劲地再做爱一次,而且动作
太美妙了,真想不到他们的花样如此之多,我们真的自愧不如。

他们做爱好了以后,笑盈盈地赤裸着和我们相对而坐,还故意叉开腿让我们看得更清楚一些。基本
上都是那位女士在说话,她说他们是夫妻,常常喜欢到外面来做爱,这样比较有情趣,不过还是第一次
在做爱时被别人观赏,蛮有意思的。

还问我们可不可以也为她们表演一下。

我们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盛情难却,还是答应了,毕竟面对面地为素不相识的一对夫妇表演交配还
是第一次呀!可惜我们的那次表演的确不如她们,总是动作比较生硬,不能充分发挥。临走的时候,我
们和对方夫妇还赤裸着异性拥抱了一下,没有留下联系方式,然后各自离去。

那对夫妇长的很漂亮、很白净,看起来也比较富有,她们开的是一辆奥迪A6的轿车,比我们强多
了,估计她们两位中,女士地位比较高,一切都是由她做主,女士的屁股的形状非常之美、白白嫩嫩的,
但乳房不如我太太阿敏的大,属于微微隆起的那种。那位男士是位奶油小生,但小鸡鸡很小,大概不属
于利器。

不过她们的做爱花样很多,玉人漂亮,自然看着也爽心悦目了!

沈嫂听了我们讲的有趣经历,特别羡慕。当场请我们为他们夫妻表演一下交配,我们爽快地答应了。

说先上楼洗一下澡,他们怕影响孩子,说还是在下面洗吧,她们也要洗的。

于是依次沈先生、沈嫂、我、阿敏都在下面洗了澡,因为知道要做什幺事情,所以浴室的门也就不
关了,互相都可以观赏到对方的裸体,洗完后也就不穿衣服了,赤条条地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沈嫂说房
间里地方小就在客厅里表演更好,我们也表示赞同,沈先生先起来检查了门窗的窗帘,把空调温度调低,
免得出汗太多。

移走了客厅中的茶几,地上铺上毯子,又喷了一些香喷喷的空气清新剂,感觉还很隆重的。为了看
得清楚一些,特地换了一盏很亮的灯。沈嫂长得很甜美,也很丰满,但皮肤比较黑,乳房不太大,奶头
比较黑,从叉开的腿里望去,小穴黑区区的,阴毛不太重、稀稀的。沈先生瘦瘦弱弱,看起来有点弱不
禁风,小鸡鸡很粗,不过不长。沈嫂说今天算是为我们接风,所以他们先来表演。沈先生人先坐在沙发
上,沈嫂跪在地下,鸡鸡含在嘴里面,咬得好象很起劲的样子。沈先生用手把她的屁股掀起来,扳开中
间的缝让我们观赏一溜三个小孔,盛情难却,我们都凑近了看,我的脸都几乎帖上沈嫂的小穴,已经可
以嗅到小穴散发出的幽香。

乳房一晃一晃的,他就摸她的乳房,两只手一边抓住她的一只乳房摸,沈嫂发出了呻吟声。

摸了一会,又把她放到地毯上,让她趴在地上,他从后面掀开她的腿,肥嫩的屁股就亮在眼前,屁
股下面看得见一些稀稀的阴毛。只见他把鸡鸡从她口里抽出来,一只手摸她的乳房,一只手摸她的屁股,
把她的屁股揉出了各种柔软的形状;然后又把手从她屁股后面伸到阴毛处,分开她的大腿,把屁股翘起
来,让她的肉洞露出来,就把一根手指伸到她充满淫水的肉洞里,发出美妙的声音。沈嫂还很淫荡地在
呻吟着,一只手也抓住他的鸡巴套弄起来。他又把她翻了个身,让她仰卧过来,一只手仍插在她肉洞里
面,一只手摸她的乳房。突然沈嫂翻身起来,一脚将沈先生当胸踏翻,骑在了老公的脸上,用小穴堵住
了沈先生的嘴,狠狠地颠着屁股,我们吓了一跳,真没想到沈嫂居然当着我们的面就往老公的嘴里撒了
一泡尿,沈先生一滴不剩地喝了下去,太刺激了!紧接着鸡鸡即刻接下来怒涨起来,沈嫂一下子将小穴
套了上去,颠着屁股插拔不停,不过没几下,沈先生大叫一声就射了,沈嫂又身体前移,将小穴对准老
公的嘴,让精液和淫水流入沈先生的嘴里,然后坐在上面休息,沈先生则用舌头清理小穴,舔的干干净
净。

真的没想到他们的做爱如此精彩,如此有特色!我们由衷地赞叹,沈嫂不好意思地说其实他们平时
就是这样交配,否则沈先生的鸡鸡翘不起来。

接下来由我和阿敏表演,我们还是以我们平常一贯的柔柔的交配过程为主,以69式口交开始,有
趣的是身边多了两个近距离的观众——沈家夫妇。沈先生观赏的重点自然是阿敏的小穴和一对大奶子,
对阿敏的粉红色的小穴和奶头赞赏不已,对那幺亮的灯光还嫌不够,还用手电筒照着近距离欣赏,不过
他的手并不像沈嫂一样不规矩,沈嫂居然未征得阿敏的同意就将我的鸡鸡从阿敏的嘴里拔出来用手揉捏,
还凑上来咬了一口,咬得我差点疼得晕过去——她大概以为我的鸡鸡和她老公的鸡鸡一样可以随便狠咬
呢?沈嫂像个调皮的孩子,一刻不停地动手动脚,手很重,一会儿掐我的鸡鸡、一会儿狠扯我的蛋蛋,
还喜欢用指甲掐人,阿敏的奶头也被掐红了,大概沈嫂有虐待狂的倾向。

一会儿我们的春情也发作了,我将鸡鸡对准阿敏的小穴一插到底,狂抽起来,大约抽送了一刻钟,
我也泻了。我和太太都四脚朝天地摊倒在地上不动了。沈太太又发命令了,命令沈先生去舔干净阿敏的
小穴,阿敏连忙拒绝都来不及,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别的男人舔穴,不过事后阿敏告诉我当时很舒服,客
随主便吧!我的鸡鸡是沈嫂清理的,她把残留物都吃得干干净净,临了又咬我的鸡鸡,这时鸡鸡是软的,
尽管咬得更狠,但毕竟不像刚才那样疼了!

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又去洗了个澡,这次更亲近了,沈嫂一个人忙得不亦乐乎,为三个人洗澡,三
个人的全身都被沈嫂摸遍了,好像沈嫂对男人、女人的身体都感兴趣,连阿敏的小穴都用指头抠进去洗,
我的屁眼也被沈嫂抠了好几次,我的鸡鸡又被她咬了好几口,都有点红肿了!阿敏心痛不已,揉了好半
天。

之后的几天,我们每天都有活动,但毕竟没有什幺新异了!

一星期很快过去了,我们提出要走了。沈嫂显得很恋恋不舍,还流了眼泪。

她说她把这件事讲给了她妹妹听,她妹妹也很想看,不知道我们肯不肯为她妹妹做一次表演,我们
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答应了。沈先生没有去,是沈嫂陪我们去的,一路上叮嘱我们别说她们夫妇也为我
们表演了。

我们一行到了虞山脚下的一个独家小院,原来这里是她妹妹家,妹夫外出做生意不在家。我们进去
后,沈妹妹显得很羞涩,老红着脸,都由沈嫂来张罗。沈妹妹还很年轻,大约二十七、八岁。

因为事先都知道要做那些事,所以寒暄了几句就开始了。因为是白天,就在院子里搭了一张竹凉床,
所以小院子关上门,沈嫂带着我们孩子外出游玩,沈妹妹就在院子里观看我们性交表演,我们认认真真
表演了一番,不过一点激情也没有,我也没有射精。沈妹妹只是红着脸呆呆地一言不发坐在那里看,弄
得我和阿敏显得很狼狈,自己匆匆交配完,赶紧收拾停当,坐着等沈嫂回来。沈妹妹除了为我们倒茶水、
送水果外,连房间门也没有让进,也就是问我们这样表演一次可以收多少钱——原来沈嫂大概告诉她我
们是真人表演秀的巡回演出者了,弄得我们很没面子。

不过她倒是给了我们三百元钱,说是我们的演出费——大概也是沈嫂开的价!

就收下吧!这毕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为别人表演交配还收了出场费。沈嫂回来后我们就离开了这里,
对这里实在没什幺好印象!

当天晚上我们又在一起交配了一次,互相观摩,互相抚摸拥抱,沈先生对阿敏柔软的大屁股特别喜
欢、赞赏不已,不停地揉来揉去,欣赏阿敏屁股上纹的优美花纹。这次我的鸡鸡被沈嫂彻底咬肿了,一
个礼拜不能交配;阿敏的大小阴唇也被沈嫂咬肿紫了,疼的嗷嗷叫!沈嫂对男人、女人身上的这些个好
玩意儿都感兴趣,都由衷地爱咬一口!不过这次我反击了,我也咬了沈嫂的阴唇、奶头,咬得她直叫娘!

沈嫂还提出来我们两对夫妇交换着玩,不过我们不愿意玩交换夫妻的游戏,所以都没有和对方夫妻
交配。只是允许对方任意玩弄、亲吻。沈嫂的小穴有种特殊的味道,味道好极了——一种特殊的肉香!
沈嫂故伎重演,向我嘴里尿尿,不过我可不打算喝,结果浇了我一脸。沈嫂又为我们大家洗了澡,我的
鸡鸡被沈嫂洗了二十分钟,还在她手里射了精,我一天射了三次(一次射进了阿敏的小穴,一次射在沈
嫂嘴里,最后又射在她手里),腿都软了,瘫在了浴室里,于是鸡鸡就被沈嫂咬肿了。

第二天,我们离开了这里,沈先生和沈嫂一直把我们送上车,车开时,沈嫂又哭了!

「完」  

返回首页  留言反馈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附说明联系底部邮箱,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www.mudan77.top 联系邮箱:zhanchang090@gmail.com

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本站不存储、不制作任何视频

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说明具体情况。

联系邮箱:zhanchang090@gmail.com 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